图片 1

5月28日,格兰仕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梁昭贤率队造访拼多多总部,双方正式建立长期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对此梁昭贤也强调称,拼多多拥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正致力于追求有质量的增长,格兰仕将会参与其中,义无反顾地给予支持。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也表示,在平台发展初级阶…

内容摘要:618期间,这位广西果农种植的芒果在拼多多丰收节上大卖。资料图2019年的618电商节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一些主要平台的账单陆续出

5月28日,格兰仕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梁昭贤率队造访拼多多总部,双方正式建立长期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对此梁昭贤也强调称,拼多多拥有长远的战略眼光,正致力于追求有质量的增长,格兰仕将会参与其中,义无反顾地给予支持。

“6·18”期间,这位广西果农种植的芒果在拼多多“丰收节”上大卖。资料图

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也表示,在平台发展初级阶段和行业非理性竞争的当下,对于愿意和平台坚定站在一起的品牌,拼多多一定予以全力扶持,并且建立长期战略合作。我们相信,这次合作一定能给拼多多、给格兰仕带来长远的发展,为消费者创造更大价值。

2019年的“6·18”电商节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一些主要平台的账单陆续出炉,引起各方关注。从原本只有一天的京东店庆活动,到目前持续20天左右的全网电商节,“6·18”正逐渐对标“双十一”,成为电商平台、商家、消费者共同参与的消费盛宴。

据了解,后续双方将联合推出定制化产品,寻求家电产品的增量市场。拼多多也正在推进和预热618“百亿补贴”活动,在有关的促销活动中,格兰仕的全线产品将登陆拼多多平台。

在今年的“6·18”中,农产品上行成了一抹亮色,各大平台对“下沉市场”的关注成为焦点。以往,互联网的话语权往往被“一二线头部城市精英”和“新兴崛起的年轻消费群体”所掌握,然而在新老势力交汇、传统电商格局被重塑的背景下,那些中小城市及农村地区的用户需求正在更多地被关注,农产品上行与品牌下乡所形成的“商品对流”成了一道亮丽风景。那么,在热闹喧嚣的电商节背后,究竟发生了哪些故事?

实际上,在此次与格兰仕的合作之外,拼多多也早已加深了品牌合作方面的战略布局。去年8月底,拼多多上线的“品牌馆”栏目就曾吸引了苹果、三只松鼠、御泥坊、清风、安踏、鸿星尔克、百草味等海内外近500家知名品牌的加入。

电商新格局形成猫狗大战变为“猫拼狗”

不仅如此,拼多多也陆续引入了网易严选、当当、小米、国美等互联网零售平台的进驻,这也为其平台品牌矩阵带来了新的增量。以国美为例,其平台中包括松下、长虹、创维、海尔、海信、康佳等国内外一线品牌,均随之“打包”上线拼多多。

有业内人士指出,今年“6·18”电商节可以被标注为新电商格局形成的重要节点。股市率先成了晴雨表,受“6·18”电商购物节影响,当日的中概股电商股集体走高,拼多多涨1.46%,阿里巴巴涨3.5%,京东涨3.4%。阿里、京东、拼多多三大电商市值一夜合计增逾16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1100亿元)。

“社交电商正处于风口期,还有很大的空间,谁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彼时国美零售CFO方巍就曾表示,与拼多多合作是国美以“共享零售”为核心的“社交+商务+分享”战略落地的关键一步。

以往,阿里、京东的竞争是主旋律,且两强格局的形成已持续了几年时间。以2017年的“双11”为例,有数据显示全国电商流量淘宝、天猫占66.2%,京东占21.4%,其他12.4%,这其中还包括和阿里达成战略合作的苏宁。尽管最近几年,以唯品会、网易严选、当当为代表的一批电商不断地试图扩大市场影响,但“相对稳定”成了电商格局的基本特征,甚至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在一段时间里资本的注意力正在逐渐从电商项目中转移。

“二选一”有违公平

然而,拼多多的崛起,及其背后所代表的社交电商、渠道下沉等新的价值体系正在对固有格局造成冲击,在今年“6·18”中,往年的“猫狗大战”俨然成了“猫拼狗”三分天下的博弈。从用户规模方面来看,根据QuestMobile专业版后台数据显示2018年三大电商“6·18”DAU数字分别为:手机淘宝、拼多多、京东;2019年三大电商“6·18”DAU手机淘宝、拼多多、京东。数据表明,拼多多DAU同比增长4400万,增长规模接近两倍于手机淘宝。

不过另一方面,随着电商行业年中促销的临近,电商平台强令商家“二选一”的现象再一次引发舆论关注。近日有消息称,九阳、美的、苏泊尔(72.370,
1.22,
1.71%)等电器企业纷纷终止了与拼多多的旗舰店授权,相关媒体报道也纷纷将这一现象视为拼多多承受着“二选一”所带来的竞争压力。

从战报数据来看,6月18日全天京东累计下单金额达2015亿元,同比增长26.57%;天猫虽没有直接公开成交额,但其宣布平台有100个品牌成交额超过去年双11,最高增长达40倍,超过110家品牌成交额过亿元;拼多多在6月18日当晚19:40的订单数已经突破10.8亿笔,19日0点前订单数已超11亿笔,GMV同比增长超过300%,同时,拼多多与其联合品牌商拿出了共计100亿元的补贴可以称得上“简单粗暴又诚意满满”。

实际上,这并不是拼多多第一次承受“二选一”的压力。2018年10月,有媒体报道称,拼多多平台3周年庆主会场几乎所有品牌商家都遭遇“强制二选一”,这也导致大批品牌商家被迫提出退出拼多多活动、下架商品,甚至要求关闭平台旗舰店。

除了拼多多这样的新锐势力,还有来自苏宁、国美等“老票”的一路穷追猛打,以及贝店、云集等初生牛犊各显神通,在全渠道、供应链、下沉市场、零售科技等多元维度展开核心竞争力较量。

值得一提的是,拼多多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峥在4月24日拼多多上市后的首封股东信中也着重回应了此类事件。黄峥表示,“二选一”等非正常竞争行为不产生消费者价值,也不为品牌商、生产者创造价值,甚至大多数是以伤害生态相关主体及消费者利益为代价。空前的“二选一”会持续一段时间,也必然会被打破。

新老势力的交汇,必然带来企业价值的博弈,最终形成对市场份额的寸土必争。在今年“6·18”期间,由微波炉品牌格兰仕引发的关于电商平台“二选一”现象的讨论,更是让竞争直接公开化。。

从法律层面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胡云腾在5月25日的相关法律会议中指出,某些电商主体利用自身优势地位,滥用市场优势力量,强迫商家进行“二选一”的案例,此类行为有违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理念,需要通过裁判予以规范,维护公平竞争的基本原则。

6月17日中午,微波炉品牌商格兰仕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其产品在某平台遭受搜索异常,并认为异常原因是因为对拼多多的拜访:“拜访拼多多以来,格兰仕在其他平台的搜索端陆续出现异常,导致正常销售遭遇严重影响,经过各方沟通,异常至今未解决。”

对此,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9年1月1日实行的《电子商务法》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不得利用服务协议、交易规则以及技术等手段,对平台内经营者在平台内的交易、交易价格以及与其他经营者的交易实行不合理限制或者附加不合理条件”。这意味着,只要电商平台有强令商家“二选一”等相关行为,实际已构成违法。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的年度财报发布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股东信。在股东信中,他已经将“二选一”行为公开:“当前面临的‘二选一’会持续一段时间,但‘长期独家排他’是必然会被打破,是不可持续的。大体量的新电商是必然会出现的,不是现在的拼多多,就是未来的‘Costco+Disney’。”

回归拼多多平台本身,曹磊表示拼多多所做的新品牌计划、多多农园、农货上行体系等供应链、品牌布局,都更好地帮助了品牌商开拓增量市场,同时有效降低运营、获客成本。因此即使在屡屡传闻“二选一”的情况下,依然有格兰仕等众多知名品牌商顶住压力,坚定的和拼多多站在一起。

针对此次“二选一”事件,拼多多“百亿补贴”项目负责人宗辉表示,“二选一”是电商行业长期存在的毒瘤,“短时间内集中发动‘二选一’是部分电商平台牺牲了自己的长期格局、利益和口碑,来完成面前的kpi。”

高速成长的“第三极”

农货上行成亮点三大要素是关键

“任何有价值的品牌和商品,都不会从一个有价值的平台彻底退出。”拼多多联合创始人达达表示,国内大型“经济体”对拼多多实行的“二选一”,也从侧面印证了拼多多的发展速度,以及之于品牌的价值和市场潜力。

在以往的电商购物活动中,往往是3C数码、家电、家纺产品等唱主角,而在今年的“6·18”大促销中,各种生鲜农货的销售表现亮眼。

对此曹磊也认为,拼多多的异军突起,让电商市场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局面。而随着下沉市场消费潜力的逐步释放,拼多多势必仍将保持营收高增长状态,发展前景不容小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