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水价杠杆撬动节水革命(聚焦现代农业))

陕西农业水价改革:水价涨了 水费降了
农业水价综合改革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在农业供水价格原本就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陕西,水费提价之难可想而知。同时,陕西又是极度缺水地区,水价不改、责权不清,不利于农业生产节约用水、水利工程良性运行和农村经济的长远发展。
为全面掌握我省各地农业水价基本情况,2017年水利、农业、物价、财政4部门抽调专人,组成调研组,深入灌区一线,全面了解基层灌溉用水、农业水价、农民负担承受能力等。调研结果显示,我省农业水价的主要问题是水价形成机制不合理;财政对农业灌溉没有形成农业用水精准补贴机制;农业灌溉没有定额限制,农户灌溉节水意识不强。
2017年我省在5个大型灌区部分地区开展省级试点,涉及灌溉面积59.23万亩。通过明确主体定水权、分级分类定水价、靶向施策定奖补等机制,紧扣农业节水,农民减负、增收,水利工程可持续运行、良性发展等核心内容,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工作走在了全国前列。
A一加一减 水价提了负担降了 一加就是水价涨了。
在陕西13个大型灌区,现行农业供水价格在2004年调整后至今未动。终端农业水价平均为每立方米0.245元,而根据大型灌区2012年2014年水利工程农业供水成本监审结果,农业供水运维成本为每立方米0.629元,长期形成了水价和成本严重倒挂的现象。
然而水价改革并不能一涨了之。
明晰水权是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关键一步。我省结合试点地区综合灌区作物用水定额、渠道水利用系数、种植结构等因素,确定各灌区用水总量控制指标,再将其细分到农户等用水主体,颁发用水权证。
累进加价制度建立在农业用水定额管理的基础上。在终端末级渠系用水环节执行分类水价,经济作物按高于粮油作物用水价格的30%制定;超定额累进加价制度,规定四档用水价格,超出定额用水20%以内、20%以上不足50%、50%以上,分别按水价的1.1倍、1.3倍、1.5倍加价收取。农户用水控制在定额之内有奖励,农民有了节水意识。
一减是减掉了农民的隐性负担。
2017年12月20日上午,正在进行冬灌的咸阳市礼泉县阡东镇力士村村民雷可辉告诉记者,他们家种了1.5亩小麦,浇灌一次需要支付灌溉水费约50元。现在水价由原来的每立方米0.25元涨至每立方米0.277元,但实际灌溉一次支付水费还比以前少了5元10元。
省物价局成本监审分局负责人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过去虽然水价低,但有一部分管理费用、服务费用和维护费用作为隐性负担加在农民头上,算下来每立方米0.3元。对此,我省明确提出建立财政分级承担和资金保障机制,减轻农民负担。现在每立方米0.27元就是终端价。
这笔账算下来,虽然表面上提了价,却减去了过去摊在农民头上的隐性负担。
B一去一补 明白用水精准补贴 一去,就是杜绝短斤少两行为。
现在浇地再也不怕放水有缺斤短两的问题,在地头就能看到水量标尺。正在浇地的阡东镇力士村六组村民张应旗指着不远处渠帮上红白相间的水量标尺说:现在灌溉用水每立方米0.27元,原来是每立方米0.25元,表面看是涨了,但田间用水量比以前下降了许多。缴费标准、缴费多少全部公示,大伙一看都明白。
2017年,陕西省投资1500万元,对2569座斗渠量水设施、1.45万处田间分渠计量标尺、0.71万米量水槽衔接渠道进行了维修改造和新建,计量设施基本做到了大型灌区全覆盖。实行渠道斗口和分渠引水口双标尺、同计量,以斗口计量为准,创新计量的监督方式,提高供水的透明度。
一补是我省积极探索的具有陕西特色的三种精准补贴模式。在渭南市东雷一黄灌区西习总站高明段试点,终端水价由现在的每立方米0.425元,提高到每立方米0.739元,这个试点区将提价部分直接补贴到用水户,实行价补分离,用水户在灌溉完成后按照实际用水量缴纳水费,补贴资金通过灌区管理单位根据用水户实际用水情况发放,农民看得见摸得着。
在宝鸡峡灌区的礼泉县总站阡东站、交口抽渭灌区的曹家站和张桥站、桃曲坡灌区的曹村站试点,将国有骨干工程现行供水价格和运行维护成本的差额部分补贴到灌区,用户按照调整后的新标准水价缴纳水费。
一去一补既让农民明明白白用水,同时还解决了管理维护单位的运营经费。 C
一明一暗 取缔乱收费和暗箱操作 一明就是制作收费明白卡,杜绝乱收费。
你看,这是我们的收费员上岗证。现在去用水户家里收费,必须要持证上岗。在5大灌区试点之一的陕西省交口抽渭灌区,省交口抽渭灌溉管理局副局长李浩清介绍说,为取缔以前乱收费现象,他们统一为工作人员制作了工作牌,此外还印制了水价明白卡,上面印着分类水价和超定额累进加价标准,通过张贴通告、发传单等宣传方法,让农业水价改革的具体内容为用水户所熟知。
一暗就是取缔不合理收费和暗箱操作。省交口抽渭灌溉管理局通过对斗到组、组到户两级收费标准的调查摸底和整改,统一了收费标准,取缔了斗一级不合理收费,规范了管理;成立水价稽查办公室,不定期深入村组检查水价执行情况;聘请义务水价监督员21名,全程监督水价执行和水费计收。
2017年年底,灌区启动冬灌工作,陕西省交口抽渭灌区张桥、曹家两个试点抽水站截至目前累计引水115.96万立方米、灌溉农田1万余亩。这两个抽水站亩均灌溉用水量较过去降低了10%,亩均水费降低6元左右。李浩清说。
白鹏翔告诉记者:陕西省《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资金使用管理办法》公布实施后,预计2018年用水户将享受到相应的补贴和节水奖励。

“水从门前过,咋用都不错。”对于缺水的陕西而言,农业长期粗放用水、大水漫灌,不仅推高了灌溉成本,也给可持续发展带来挑战。

以用水方式倒逼农业生产方式转变。陕西在5个大型灌区开展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确水权、定水价,实施精准补贴,超额用水加价,59万亩农田掀起一场节水革命。

“一增一减”——

水价涨了,水费却降了,改革红利到田头

冬灌时节,礼泉县田间地头处处是忙碌的身影。“水价涨了,但用水少了,现在浇一亩地还省钱呢。”阡东镇力士村村民张应旗手拿铁锹,站在地头乐呵呵地说,原来是土渠,如今渠道硬化,浇地不再跑冒滴漏,一亩地水费省了10块钱。在他看来今年冬灌确实“美得很”!

礼泉县位于关中平原腹地,是粮食主产区。得益于渭河水泽润,阡东镇的小麦、玉米亩产量都在1000斤以上。产量不低,但耗水也不少。据了解,镇上耕地每亩灌溉费59元,远超过全国32元的亩均水平。

“过去大家用 大锅水
,渠道不畅,浇地不方便。一到灌溉时节,就扒开口子漫灌,农民心里有疙瘩,常常争水、抢水,引发纠纷。”力士村村民雷可辉坦言。

“节水是农业的根本出路。”陕西省水利厅农水处处长白鹏翔说,全省水资源总量423.3亿立方米,居全国第十八位,人均和耕地亩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让每一立方米水发挥最大效益,关键是要建立农业水价形成机制。

第一步是明晰水权。在试点灌区,根据作物用水定额、种植结构等,确定用水总量指标,再将指标细分到用水协会、农户等主体,颁发用水权证。

第二步是分级定价。定额之内用水有奖励,超定额用水累进加价:超额20%以内,水价加收1.1倍;超额20%以上、不足50%的,加价1.3倍;50%以上,按1.5倍收取。另外,经济作物水价高于粮油作物的30%。

农业水价改革,减掉了农民的隐性负担。张应旗说,原先村里灌溉用水是每立方米两毛五分,但杂七杂八的费都摊到水费里,实际上一立方米水接近四毛钱。水价调整后,粮食作物的水价上调到每立方米0.277元,经济作物为每立方米0.306元,再没有别的附加收费。

陕西省物价局成本分局局长云育兵说,省里建立财政分级承担和资金保障机制,通过综合改革措施,鼓励用水户节约灌溉用水,总体上算账,不会增加农民负担。

农民得实惠,灌区也有效益。白鹏翔说,在大型灌区,终端农业水价平均为每立方米0.25元,但供水成本达每立方米0.629元,由于水价形成机制不合理,政策性水价倒挂严重,导致水管单位运行困难。通过这次水价改革,完善机制,降低成本,促进灌区实现良性运行。

“一去一补”——

明白用水,精准补贴,亩均用水降低20%

如何让农业水价改革得到农民认可?在试点灌区,创新模式解难题。以财政为主、水费收入等为辅,多渠道筹集资金,探索建立精准补贴和节水奖励机制,保护农民种粮积极性,促进工程良性运行。

“一去”,就是杜绝用水“短斤少两”。

去年一年,省财政投资1500万元,对2569座斗渠量水设施、1.45万处田间分渠计量标尺进行改造、新建,计量设施基本实现全覆盖,渠道斗口和分渠引水口“双标尺、同计量,以斗口计量为准”,供水更加透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