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胜武说自己曾经在哥哥的家用手抠过墙上的砖,没想到砖真的就开始掉沫,一会的工夫就抠出一个坑来,他认为那是因为房子建的时间太久,砖也逐渐的不结实了。

不过,公告里还提到,上述补偿标准是对于全产权户来说的,而4户公租户由市房管局安置。

塌楼居民补偿标准出台 最高每平米4100元

李胜武并不是这栋楼的居民,他的哥哥李胜文是,并且在这里一住就将近30年。不幸的是,这场事故里,李胜文和他的大女儿殒命于此。

李胜武还记得在殡仪馆认尸体的时候,自己看到的哥哥与侄女最后的样子。其中侄女脸左侧塌陷,脸右侧变成了紫色,双手的表皮脱落……“惨不忍睹。”李胜武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四个字。

同样开始对房子安全产生担忧的还有王霞(化名)。她说自己结婚的时候,房顶上突然掉下了一大块皮子,吓得她一下子跑了出去。居民周奇(化名)说他家住四层,房顶都会渗水。

而萍乡市则召开了安全工作紧急会,要求对非煤矿山、道路交通、危旧房屋、食品药品、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人员密集场所等行业领域进行全面排查,严防安全事故发生。如果由于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造成发生安全事故,萍乡市委、市政府的表态“将严格责任追究,绝不姑息”。

但李胜文的“幸福”终止于2016年2月26日:一面墙的倒塌,让这栋老楼彻底垮掉。根据当地政府部门的说法,27号楼的坍塌是由于“野蛮装修”造成的。

时隔近一个月后,日前,江西省萍乡市“2·26”坍塌居民楼补偿标准出台,不过这一标准并未得到所有居民的认同。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根据评估公司的估价,出事居民楼房屋单价最高为每平米4100元,最低为每平米4025元。

“走廊的灯坏了,都是我们自己修,没人管。”孙尚总觉得这栋楼像是被抛弃了一样,除了居民自己管以外,没有物业,也没有其他相关单位和部门来监管。大多时候,都是由这个楼里一位老住户代表居民们与房管部门进行沟通。

觉悟,“更新”于垮楼

事故发生后,老楼周围已圈起围挡 摄影/本报记者 满羿

房子的生命力已然老去,老到无法承受砸墙之重;而砸墙的生命力依然顽强,强到可以摧毁一栋楼。

其实,即便是老住户,很多人对于405业主的身份都不清楚。“这房子不知道都卖了几手了,谁知道业主现在是谁。”1998年在27号楼买房的老住户孙尚说。

除此以外,政府部门将对相关设施(指坍塌住房中安装并使用的水表、电表、有线电视、固定电话、管道煤气、宽带)给予迁移补偿,具体迁移补偿标准为:有线电视每户350元;固定电话每户158元;宽带每户200元;管道煤气每户3200元;水表每户1200元;电表每户400元。

3月23日,“2·26事件处置善后工作组”公布了《2·26房屋部分坍塌事件房屋征收补偿标准》。

20年前兴起破坏性装修

1991年开始房改,使得当地的房产市场活跃起来。改革后,当地新建竣工住房3131户,租赁575户,出售新房收回资金4584.8万元。同时,到1994年1月20日,萍乡实际已售出公房10850户。

根据媒体的报道,事发后,江西省已经要求全省各级房地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结合当地实际,立即部署本地老旧居民楼安全大排查工作,要重点排查、整治建筑年代较长、建设标准较低、失修失养严重以及违法违章建筑,确保覆盖全部、不留死角。

2月29日晚,萍乡师范附小的霓虹灯重新亮了起来。但是院墙外,残破的新学前巷27号楼仍然处于围挡之中。这栋曾经的6层楼已然矮了大半截,只剩下一层的商铺以及二三层萍乡房管部门的办公室。

“警觉”的还有当地政府部门。

2016年2月26日,江西萍乡安源区一栋老楼发生坍塌,共造成6人死亡1人受伤
供图/新华 萍乡老楼坍塌谁之过? …

从27号楼业主的手机照片里,还能看到这栋老楼四至六层曾经的样子:每层5户人家,一道逼仄的楼梯将每层分为两部分。而凌乱的外接电线、灰蒙蒙的封闭阳台已经成为了这种老居民楼多数人家的“标配”。

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405房间的装修,例如同样住在4层的周奇。“我白天上班,晚上回来的时候,里面也没有动静,工人应该也就下班了。”周奇说。

“谁也不会想到这样的结局。”李胜武说,当年哥哥一家为了能住进这栋楼,申请了整整两年。而分配到这套房子,是那时整个大家庭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不过,终止的生命也迫使一些“砸墙”的人变得胆怯。虽然萍乡本地跟“砸墙”有关的装修广告还在网上可见,但是当记者以客户身份联系上一位工人时,对方表示目前他们先不做“砸墙”的活儿了。

同样开始对房子安全产生担忧的还有王霞(化名)。她说自己结婚的时候,房顶上突然掉下了一大块皮子,吓得她一下子跑了出去。居民周奇(化名)说他家住四层,房顶都会渗水。

对于这个“补偿标准”,有部分住户表示不能认同。“现在这个标准很难在市区里买到合适的房子。”一位居民说他们的家用物品全部毁于事故之中,“我们还要租房,再去买房、买家具和生活用品,确实很难了。”

在四平电器城附近的一栋老楼,居民张红和她的邻居说,他们住在这里已经五六年了,相关部门没有对楼房进行过诸如加固、整修这样的工作。“我们这栋楼也是80年代建的。”这位居民说。

塌楼居民补偿标准出台 最高每平米4100元

3月23日,“2·26事件处置善后工作组”公布了《2·26房屋部分坍塌事件房屋征收补偿标准》。

如果不是当年一家9口人挤在筒子楼里,在南昌铁路局系统工作的李胜文也不会向当地房管部门申请住房。“那时申请的人特别多,要排号。”李胜武回忆说,哥哥大概是1979年申请的,两年后才排上,“那个时候能有一套60多平米,三室一厅的房子简直太幸福了。”李胜武到今天都还记得当时新房里的独立卫生间:虽然便池只是用砖垒的一个坑儿。

排号两年搬进新楼

尽管围挡里漆黑一片,没有动静,但是围挡外,马路对面,周边的居民依然不愿离去,三两一群地谈论着。这栋楼在过去的一周里,已经成为了当地的热点话题——或感到可惜,或觉得可怖,或想到自身。那些旁观者大都来自周边的居民,他们也都住在和27号楼相似的老楼内:破旧、喧嚣、缺乏监管。

生命的逝去、老楼的垮掉引来的是人们的反思与自省:萍乡市召开了安全工作紧急会。对于那些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造成发生安全事故,萍乡市委、市政府的表态是:“严格责任追究,绝不姑息。”

根据媒体的报道,事发后,江西省已经要求全省各级房地产、建设行政主管部门结合当地实际,立即部署本地老旧居民楼安全大排查工作,要重点排查、整治建筑年代较长、建设标准较低、失修失养严重以及违法违章建筑,确保覆盖全部、不留死角。

李胜武并不是这栋楼的居民,他的哥哥李胜文是,并且在这里一住就将近30年。不幸的是,这场事故里,李胜文和他的大女儿殒命于此。

时隔近一个月后,日前,江西省萍乡市“2·26”坍塌居民楼补偿标准出台,不过这一标准并未得到所有居民的认同。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根据评估公司的估价,出事居民楼房屋单价最高为每平米4100元,最低为每平米4025元。

1998年《工程与设计》杂志刊登了《制止破坏性装修的对策》一文。该文在分析破坏性装修屡禁不止的原因时,提到“房屋布局的不合理”、“管理法规的不完善”、“缺乏专门的管理部门”、“居民缺乏房屋结构知识,忽视安全”。

本版文/本报记者 满羿

李胜文和妻子以及三个孩子住进了27号楼,帮着搬家的是李胜武以及其他的兄弟。那时能搬到新家的家具不多,无非就是大门柜、五斗柜这样简单的家具。“还有一台电视机,是台湾彩虹牌黑白的。”李胜武说那还是当年在外贸单位工作的亲戚帮着买的。

责任编辑:孟德才

2016年2月26日,江西萍乡安源区一栋老楼发生坍塌,共造成6人死亡1人受伤

然而,另外的问题产生了。1996年7月,萍乡房地产监察中队的一则工作简讯是这样写的:“……一年来,监察中队查处违法违章案203件……其中……破坏性装修160件……”

其实,即便是老住户,很多人对于405业主的身份都不清楚。“这房子不知道都卖了几手了,谁知道业主现在是谁。”1998年在27号楼买房的老住户孙尚说。

李胜文曾经搬离过27号楼几年,后来为了孙子上学,他又搬了回来。但此时的27号楼,已经显得“老态龙钟”了。

“砸墙”的末日,何时到来?

而萍乡市则召开了安全工作紧急会,要求对非煤矿山、道路交通、危旧房屋、食品药品、危险化学品、烟花爆竹、人员密集场所等行业领域进行全面排查,严防安全事故发生。如果由于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造成发生安全事故,萍乡市委、市政府的表态“将严格责任追究,绝不姑息”。

李胜文曾经搬离过27号楼几年,后来为了孙子上学,他又搬了回来。但此时的27号楼,已经显得“老态龙钟”了。

“警觉”的还有当地政府部门。

尽管围挡里漆黑一片,没有动静,但是围挡外,马路对面,周边的居民依然不愿离去,三两一群地谈论着。这栋楼在过去的一周里,已经成为了当地的热点话题——或感到可惜,或觉得可怖,或想到自身。那些旁观者大都来自周边的居民,他们也都住在和27号楼相似的老楼内:破旧、喧嚣、缺乏监管。

20年前兴起破坏性装修

也有人是后来才知道的,例如萍乡市房管局城区房管所。该所所长周志萍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说,他们也是接到住户反映才知道有人装修,“才装修了两三天就出事了,垮塌面积达630平米”。

最新进展

近日,江西省萍乡市坍塌居民楼补偿标准出台。根据评估公司的估价,出事居民楼房屋单价最高为每平米4100元,最低为每平米4025元。

“砸墙”的末日,何时到来?

“你不知道楼塌的事吗?谁还敢砸啊。”对方说这个事情已经在他们的圈子里传遍了,“我们要是砸墙,一定要看房子有没有梁,没有梁怎么能砸呢?”他说一般老房子是不会有房屋图纸的,“砸墙”就是靠经验,但即便现在经验丰富的,也不敢冒着风头去做了。

老迈的房子,是否被抛弃?

2月29日晚,萍乡师范附小的霓虹灯重新亮了起来。但是院墙外,残破的新学前巷27号楼仍然处于围挡之中。这栋曾经的6层楼已然矮了大半截,只剩下一层的商铺以及二三层萍乡房管部门的办公室。

事实上,90年代中后期,“破坏性”装修已经不仅仅是萍乡市的问题,乃至于已经成为了全国性的普遍问题。当时的国家建设部下发的建92号文件第三章第11条明文规定:“进行家庭居室装修,不得随意在承重墙上穿洞,拆除连接阳台的墙体,扩大原有门窗尺寸或者另建门窗……”

其实,李胜文家后来也把房子装修了,打掉了一面墙,将三居室变成了两居室。不过,李胜武说哥哥家当时打掉的只是非承重墙,并不会影响楼房的安全,“谁敢乱动结构啊,谁都怕出事。”

觉悟,“更新”于垮楼

同时,公告中提到参照萍乡市有关规定及文件精神,给予每户800元/月的过渡性安置费,一次性补助10个月,不再提供周转用房。另外,为每户发放1.5万元的救助金。

35年前,排号等待了整整两年的李胜文(化名)终于从筒子楼搬进了新房,拥有这套位于江西省萍乡市新学前巷27号楼里的三室一厅,成为那个年代里这个大家庭最幸福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